2012年5月9日星期三

忠实粉丝

“伟光:你好!自从你换了网址,我就没有再看你的博文,最近重新启动,祝一切顺利。很喜欢这个曲子,感谢。GY”

哈哈哈,最近“花旗诗嫂”一定很忙,否则她应该是第一位来“好友咖啡座”收“鸡蛋”的善者人翁。不过不要紧,这次“诗嫂”虽然没来,值得庆幸的是另一位久别重逢的“摩登安蒂”却第一时间来收“鸡蛋”,安蒂们这么体贴真是令人感激不尽,谢谢谢谢!哈哈哈······

经过两个星期的受罪,本以为好日子即将到来,哪知道又有新的麻烦事要面对。

我们主人房的冲凉房/厕所经过大整修后,看起来十分好看顺眼,可是才刚刚过了一个星期,天花板上的废水管周围(左图)就出现了漏水的迹象,这是因为住在我们楼上的住户声称他们不久前才刚刚换了水管,决定不参与这次大整修所造成的。

其实,在大整修前,获知楼上住户不整修,建屋局的负责人已经来我们的冲凉房/厕所视察并拍下照片了,可楼上住户还是坚持不要整修,现在事实证明了漏水确实严重,我也将这张照片呈给建屋局的负责人,他当天立即下来我家拍照记录,以便说服楼上的住户整修他们的冲凉房/厕所的地板。

我不知道事情的后续将如何发展,我想,楼上的住户看起来不是不讲理的人家,在事实面前应该会同意整修,不过,即便楼上的住户同意整修,我们也是受害者,因为,那凿土机一开动,我们又得面对无孔不入的灰尘和恼人的噪音,虽然程度不比前两个星期的来得严重,但还是令人厌烦。

好啦,不谈这些令人讨厌的事,谈一些高兴的。

昨天,我照旧到林医师哪儿针灸推拿,过后,我到勿洛中心的“伊美纽尔音乐学校”(Emmanuel Music School)买一本小提琴谱,由于音乐学校是座落在二楼,那里是没有电梯上去的,因此,我通常打电话上去订书,然后由学校的书记拿下来交给我。

是不是有点“大牌”?哈哈哈,不是的,我曾经在这间音乐学校当过好多年的小提琴教师,和这里的工作人员的关系很好,所以他们都乐意帮我这个忙。

这位就是我的前老板,音乐学校的老板兼校长兼打杂兼一脚踢的保华兄,哈哈哈,和某些音乐学校比起来,这是一间规模较小的音乐学校,所以,老板兼校长很多时候都得亲力亲为。

我和保华兄虽然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可是我们见面时一点也不觉生疏,保华兄是“好友咖啡座”(前“乐己乐人”)的忠实粉丝,我写的博文他从来不会错过,同时,他也通过“咖啡座”到其他伙伴如刘立、治澎、玉枝、福基等人的博客浏览。

他说他透过我写的文章可以了解我和我的伙伴们的生活点滴,了解我对某些事物的看法和见解,总之,他可以如数家珍的告诉你“好友咖啡座”里大大小小的故事,他看了我探望旭民的博文后觉得很心酸,他也曾经到过东海岸小贩中心品尝过少民、旭民的沙爹米粉。

保华兄不会主动的来收“鸡蛋”,只是偶尔会写几句鼓励的话,他和我大多数的伙伴朋友一样,都是默默的在一旁读着我的文章,看着我在生活里的一举一动,听着我为他们选播的视频和音乐,对我来说,只要我的伙伴朋友们上来“好友咖啡座”时觉得高兴,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3 条评论:

SZ 说...

快收鸡蛋,煮了吃,喝杯香浓咖啡,静心听一曲"牧歌",随后进入布拉姆斯的梦乡。

伟光 说...

哈哈哈,谢谢大嫂来收鸡蛋,咦,今天怎么不写诗啦?哈哈哈······

老刀把子 新加坡 - 说...

漏水已经够湿了。
若再写诗,不是更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