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

笑眼看后港区补选

凡是有关疼痛去看医生时,医生多数会问你从1-10,你的疼痛指数是多少?我的疼痛指数应该是从上个星期的8下降到6,意思就是通过吃止痛药与休息,情况略有好转,说这些主要是让关心我而又不敢来打搅我的老朋友们了解我目前的情况,这里要感谢老朋友们的关怀,尤其是刘立还特地在他的博客里对我表达深切的问候,谢谢!


如我所料,后港补选没有出现三角或多角选战,最终还是“蓝白对决”,其实道理很简单,后港是工人党花了20年苦心经营的反对党选区,誓必全力捍卫这个象征民主的“圣地”,而人民行动党作为执政党当然得派候选人竞逐,希望能锦上添花的夺回这个选区。

聪明的人都不会“冒死”去充当“敢死队”当“炮灰”的,你看看本地的各个反对党都表示不参与后港补选就明白了,这是因为没有一个反对党愿意背负着千古骂名去充当“第三者”,我想,也只有头脑里缺根筋或别有用心的人才会嫌钱多,甘愿冒着按柜金被没收的风险去凑热闹的。

昨天,当我在早报看到竟然出现两位“搅局者”时觉得很好奇,也实在搞不懂他们的目的何在,后来,我也想通了,原来一个真的是缺根筋,另一个则是哗众取宠想捞取“免费宣传”。

那位缺根筋的就不必多谈了,至于那位想捞取免费宣传却临阵遁逃的博士,我认为他的做法是很不明智的,甚至有点可恶而让人嗤之以鼻,且听听他如何自圆其说。

那位博士说:“从一开始,我就是‘备胎’,就只是这样而已。”他认为既然自己是“非正式的候补人选”,就不必通知工人党。他还说他自己是教商业管理的,知道任何策略的成败,要看后备计划是否安排妥当,领取表格,是因为万一工人党派出的候选人无法取得竞选资格,他就可以顶替上去代表工人党参选,稳住后港。

哈哈哈,这位“聪明”的博士简直在侮辱国人的智慧,也把记者们都当成白痴了,首先,自作主张的把自己当成“备胎”是很可笑的,因为,即使工人党准候选人无法取得竞选资格,工人党也未必会推举一位不在他们计划中的人选。

再说,就算工人党最终肯起用博士这位“备胎”,你想,当获知准候选人无法取得竞选资格的时候,哪里还有足够的时间起用“备胎”?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一箩筐自圆其说的谎言啦。哈哈哈······

现在形势已经明朗了,后港区的补选是“发哥”对决“朱仔”,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发哥”应该会赢一个“马头”,尽管“朱仔”快马加鞭想后来追上,我想也只能是少输当赢。

不过,如果“朱仔”不想输得太难看,只想输个“马鼻”而虽败犹荣的话,就应该放聪明一点,敢敢叫党内的那些“大嘴巴” 全部 Shut up,千万不要来帮倒忙,因为,这些“大嘴巴”说得越多,倒扣的分数就越多,这些人可以不用本钱的说爽爽,但最后遭殃的还是在前线作战的竞选者。

这次后港区的补选,我认为朱倍庆恐怕很难举杯欢庆,倒是方荣发的名字取得好,“发”啦!!!哈哈哈······

2 条评论:

老刀把子 新加坡 - 说...

如果反对党在这次后港区失手的话,会不会传达选民对现政改革已经心满意足的误解。从而增长自以为是的一贯作风。

这是老刀最担心的结果。被削弱的制约力量会不会使敢于实行不受欢迎政策的气焰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我们还没有真正开始过好日子嘞!希望新的政治气候不会功亏一篑!!!

匿名 说...

Yes, yes. 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