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霸王行为

这张照片让我想起好友少民
今天看到早报头版那“山仔顶基记面家”的照片,让我不期然的想念起我们的老朋友少民,如果少民现在还健在的话,我想这可能会变是少民兄弟捧着沙爹米粉,笑眯眯的准备开班授徒的照片,可惜啊,病魔来得太快了,这道传统美食就随着少民的离去而消逝了。

上个星期四上午,我和宗英到菜市(地名)出席了她二伯母的丧礼,过后,宗英随出殡队伍到光明山参加火化仪式观礼,我自己从菜市开着电动车到勿洛中心的储蓄银行办事。

当我经过勿洛巴士转换站时,有一段人行道被那里的建筑工地的杂物“霸占”了,结果,我必须绕道从巴士转换站的另一头到储蓄银行去。

这建筑工地霸占人行道让我觉得很愤恼,行人或许可以走下马路而继续前进,但轮椅和电动车就根本过不去,这是典型的只顾自己方便,不为他人着想的自私行为,我于是把这建筑公司“霸占”人行道的事实拍下来,当天就投函早报向陆路交通管理局投诉。

登在早报《交流站》的投诉文章

其实,这些“霸王行为”在我国处处可见,不只许多大集团的建筑工地有这种不为他人着想的行径,很多国人在方方面面也表现出自私自利不为他人着想的行为。

昨天下午从盛港教完课回家,回到丹娜美拉地铁站时已两点半,站外下着倾盆大雨,等了近45分钟,我是又冷又饿,趁雨势较小时急忙开着电动车从勿洛南三道返家,经过一个设有提款机的小道时雨势转急,一辆脚踏车迎面挡住去路,它如果与人行道平行摆放那绝对没有问题,可它偏偏就是横着停放把人行道“霸占”了。

脚踏车霸占人行道示意图
原来,脚踏车的主人正在提款机前数钞票,天上下的雨越来越大,我真的气急败坏了,心想这家伙肯定是头壳进水了,哪儿有人这样停放脚踏车的?我不客气的大声喊:“这是什么人的脚踏车?”

那家伙听到喊声后慢条斯理的从提款机的亭子里走出来,脸无表情的用手掌比了个手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把他那辆“霸王车”移开,哎呀,天上下着雨,又冷又饿的,哪儿有兴致和气力去教训那个“霸王”,还是赶快去“医”肚子比较实际。哈哈哈!


2 条评论:

三本太郎 说...

我在你說的這個ATM提過款。
這個提款機的位置和設計的方式有問題,在提款時,提款人無法意識到有人在旁邊等候,除非他不斷地轉頭到旁邊去看。我有幾次提款時也嚇一跳,發現好幾個人在排隊,更多時候是沒甚麼人的。
我想那個數鈔票的人根本不知道你在淋雨中,等到他看到你時可能心裡也覺得不好意思但卻不懂得跟人說抱歉。你知道新加坡人現在連簡單的招呼都不懂得怎麼打,估計是上網太多,只懂得虛擬世界怎麼活,真實世界對他們來說是外太空了。

神仙

伟光 说...

你说的都是事实,可是,叫人恼火的是这人的脚车是如示意图那样横摆的,要越过脚车必须走草地,电动车根本过不了,你说他是不是头壳进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