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时事文章见报


我的上一篇博文《越南反华暴乱》被刊登在今天早报的《交流版》。为了更符合《交流版》文章的风格,也由于文章在于阐述我对这一事件的看法,并在末段点出事件给予我个人的启示,我于是在文章标题后加了三个字,改为《越南反华暴乱的启示》。

朋友们都知道,我很少把自己的文章或博文寄去报馆投稿,这是因为文章刊登在自己的博客上让有限的博友浏览,和刊登在报纸上让广大的读者阅读,心里的压力会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同。

当然,我的文章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报纸上,年轻时就为当时的“星洲日报”《音乐版》撰稿,几乎每个星期都得“生”出一篇文章,包括音乐评论、音乐会观感、古典音乐和音乐家介绍,音乐家访谈等等。

后来,报馆的政策改变,认为音乐作为艺术的其中一项,不应该占有这么大的篇幅后,我就停笔了。不过,报馆的朋友还断断续续的在每年的艺术节期间邀我写写音乐会观感,而在报馆有了自己在音乐领域的记者后,我算是真正的脱离这个圈子了。

我所写过的文章自然是以自己的专业领域为主,因为熟悉而就觉得比较能够驾轻就熟,就拿年前我那篇刊登在早报的文章《重视我国音乐艺术发展的断层现象》来说,主要的内容也都离不开音乐这个我浸浴了半辈子的范畴,正因为有切身的感受,所以写起来就没什么心理压力。

写时事评论是在开始写博客之后的事,因为从年轻时开始,就对世界尤其是和我们区域有密切关系的局势发展较为关注,所以,在设立了自己的博客后,也在这个园地里对我们的国家和周边国家发生的政治事件发表一些看法。

但是,写时事评论毕竟不是我的专长,因此,在写之前都得十分小心的做足功课,翻查所有的相关新闻资料,查证和筛选,以免误人误己贻笑大方,而更重要的是为自己所发表的言论负责,心理压力也就难免的比较大了。

这回会把博客上的时事评论寄去报馆,还得多谢刘立、老刀、老邬等老友们的“好介绍”,哈哈哈,同时也想来个“投石问路”,看看寄去的文章到底会被投进字纸篓里,还是马桶里?哈哈哈!

当然,我不会因为时事评论见报而开始大量“生产”的,我会在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底下,继续在“好友咖啡座”写时事评论,但至于要不要把这些文章寄去报馆,就得看该文章的内容而定,因为不是每一个话题都有一定的阅读价值的,要先通过自己这关,才不至于浪费“老编”的时间,对不?哈哈哈!

最后要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谢谢!

3 条评论:

龙 说...

支持伟仔开拓自己的写作范围。你和阿立都应该在写方面多花点精神。当然,不可以此偷鸡不练平甩功哦!

老刀把子 说...

稿费收到没?够不够抵消邮费。哈哈!

伟光 说...

咦!怎么老刀会忘了世界上有“伊美儿”这回事儿?至于稿费嘛,等久久就有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