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我老爸的那一群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而年轻人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想法,由于年龄的差距,加上时代的不同所造成的代沟,我们有时候真的是搞不太懂,这当然也包括和自己日夜相处的孩子,不过,做父母的为了要和自己的孩子沟通,总会尝试去了解孩子的想法,希望能够为自己的孩子做点什么。

环顾我们周遭所能接触到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数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每天都是手机、电脑,想着自己要什么,追求什么,却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去为父母或长者着想,尝试去体谅父母的用心或理解父母的想法。

但最近就有这么一位年轻人让我另眼相看,这位年轻人发现,和他日夜相处的老爸老妈有着一群很特别的朋友,这群朋友都在各自的领域里有一定的成就,而这群人于40年前和他的老爸老妈交往开始,直至40年后的今日,始终关系密切,情同手足。

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原本在加拿大进修雕塑却对影片摄制有浓厚兴趣的他,萌起回国摄制一部纪录片去揭开父母这批特殊朋友神秘面纱的念头,片名暂定为《我老爸的那一群》。

罕飞(左)和他老爸的好友
这位年轻人名叫陈罕飞,是我们的老朋友熊猫大夫裕国和珍育的小公子,也是我们这一群老朋友看着长大的孩子。

老实说,我对时下的年轻人并不具备什么信心,因为所看到的大多是有理想却没干劲儿的一群,所以,当我在上个月收到裕国的简讯:“伟光,我儿罕飞对你的博客内容感受颇深,想制作一部有关你的生活理念,能否有机会联络一下?” 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怎么把它放在心上。

但当我接到刚从加拿大回国的罕飞来电时,透过电话里的交谈,我感受到这位年轻人的真诚和执着,为了要充分理解我的生活和思想理念,把我的这个部分拍好,他在短短的一两个星期内,把我写了几年的博文一一读完。

上个星期一下午,罕飞第一次依约准时到访我家,我们就他的这部制作亲切的交换了意见,我先了解他的原本构思,然后给他提了几个方案,年轻人静静的听着,思索,也谦虚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并答应回去仔细的考虑我给他提出的意见和方案。

前天下午,罕飞带着他的唯一助手,即他的女朋友,和他的摄制器材再次到访,就在我教课的工作室里拍摄了我这个部分的回忆录,历时约45分钟。

我从1965年儿童剧社的成立谈起,自己在1969年加入,在团体里认识了包括他老爸的这群一辈子的老朋友,就在那个年代,我们这一群无忧无虑的年轻人,大家在团体里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建立起永不褪色的坚贞友谊。

后来,大家为了面对现实生活而在社会上各个不同的岗位上打拼,凭着在集体生活中锻炼出来的毅力和信念,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生活态度,各自在不同的领域闯出了一番天地,最后,这群老朋友在40年后步入黄金岁月时再次重聚,并共同期待在浓郁的情谊氛围里,走完人生的旅程。

让我们祝罕飞的制作一切顺利,《我老爸的那一群》早日大功告成!

3 条评论:

SZ 说...

赞!赞!赞!

老刀把子 说...

这小熊猫看起来还真的有点意思,单那笑容就叫人感觉踏实。

看来这次不会像之前一位朋友那样,虎头蛇尾的,记录我们这群朋友的一段故事的工作,应该有所着落了。哈哈!

Henry Tan 说...

是小熊猫决对不错,不过怎么看都像是小白兔,那对白白的大门牙,可爱极了。恭喜熊猫大夫,一门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