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星期五

高高兴兴的痛

感谢朋友们的关心,那天接到淑美的来电说爱丽特地从德国打电话给她,交待她一定要联络我,关心我的情况,老实说,我是有点受宠若惊也略带感动,说句公道话,虽然我经常在脸书上看见爱丽上载许多有关某某营养产品的宣传资料,但我还是选择相信她是出自真心的关怀的,谢谢!

目前,我背后被烫伤的部位已经结疤,开刀后留下的伤疤也已经不再出水,这总算让宗英和我松了一口气。但在另一方面,原本打算在明天装修厕所的楼上住户又有新的变数,承包商办公室打电话来通知我说,楼上的何先生这个星期举家出国旅行,要下个星期回来后才决定装修的确切日期,哈哈哈,天晓得他回来后又会有什么变卦,拭目以待吧。

至于疼痛问题,那应该是永久性问题了,看来,也只有等到踏入“六方板”的那一天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哈哈哈······

现在,每天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祈望服了止痛药后当天不会有“大痛”,同时也希望这疼痛从左边移来右边也好,或从右边移去左边也罢,总之移来移去怎样移都无所谓,可千万不要两边一起发难就阿弥陀佛了。

一边的腰痛已经让我大大的减少了我的活动量,我现在真的是想动却不敢大动,都在搞小动作,深怕疼痛加剧影响了我的教课工作,也影响了我当天甚至是一整个星期的生活安排。

我目前虽有电动车代步,但电动车在不平坦的马路或人行道上行驶时那一颠一簸的震荡,直接触动了我敏感的背部神经,有时候一不留神,没有放慢速度得迈过一个坎儿,那震动的痛直入心扉,所以,我现在最远也只敢到巴刹小贩中心,而且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以最慢的速度行驶的。

如果有一天真的“祸从天降”,或者“是祸躲不过”,或者是“祸不单行”,又或者······疼痛来个两边夹攻,而止痛药又不管用的时候,坐不能坐,站不能站,那只能躺的日子将会是什么样的呢?

是不是,我都说我不大想写博客就是这个原因,哪有那么好的兴致?这就叫做生理影响心理了。不过,朋友们也无需过于担心,写博客或许也是一种发泄的管道,发发牢骚可能会好点儿。

其实,我每天都在强迫自己积极的面对疼痛的干扰,无时无刻不在调整心态,把疼痛对生活的影响尽可能减到最小,如玉枝所说,反正是痛,愁眉苦脸的痛不如高高兴兴的痛,哈哈哈,第一次听到吧?高高兴兴的痛。哈哈哈······

6 条评论:

梦星 说...

伟光兄,
很高兴在脸书里你提到我,因为当我看到你写了伤口一事,心里不是滋味,立马给淑美去电,叫她代我,替你订Aloe Gel,因为它的确很有效,想说虽人在千里外,但对你们的关心还在,希望“痛楚”离你远远的。

爱丽上

Yamstick 说...

俺哥,您哈得好痛苦,我的鼻子有些酸酸。你该是痛到听错了,我不是这样的意思。高高兴兴的痛是不可能的呀。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些,因为烦恼是不能减轻疼痛的,它只在你的痛上加上另一种痛。真希望你的疼痛能降到最低,恢复你那真正的哈哈哈!:)

SZ 不能停止 说...

一次的疼痛,一次的祝福;
一次的危难,一次的荣耀;
亲爱的啊!我不能停止歌唱!

匿名 说...

Dear friend,
Is really pain to see you suffer and we are unable to help. Please take care, wish 痛离你远去!

QZ & MY

三本太郎 说...

吃饱饱,吃止痛药,再睡饱饱,让止痛药在吃饱、睡饱的时候,把那个痛干它一顿,让它也痛死自己,然后你就不痛了!
okay?
试试看!

伟光 说...

谢谢朋友们的鼓励,在疼痛时看一看这些留言倍觉温馨,谢谢!